我喜欢自己窝在我的小世界里,体悟生老病死,世态人生

2015/1/22

轻轻摇了摇草绿色的小方袋子,

窸窸窣窣的声音窜进耳朵里,

这时间,她那边也响起来一种更有劲的簌簌声,

就像我知道我正在泡药剂一样我不用看也知道她在整理

淡褐色的颗粒如沙流冲进水中,化作一缕轻烟

若隐若现的音乐浮动在空气里

这一刻,觉得很美妙。

老人家

在心里记一下,下学期的社区想做一个关于老人之家的设计。

2015/1/13

终于快要结束了,新年都已经开始了好久了,在这里再给自己留句话吧,

既然已经做了选择,就要把自己的不完美作为高悬的警钟,不断鞭策,下海不可久漂浮,否则理想成为泥淖。


计划要写起来,免得又沉入颓废的旧轨。

2015/1/9

看起来,重要的事情在于发展自己的能力。

这样的超越性的欲望在我的过去是始终存在着的,

这也是我说服自己和这个社会建立关系的理由。

还存在的可能性在于,我始终都在超越一个又一个的群体,

但是很少享受带领一个群体进行超越的活动,但这却是一个社会人最好的自我消耗的方法

关于寒假要做的事情

  • 想要去写生,从身边的北京城开始

  • 整理这学期读书会的内容和课业没有读完的书

  • 去南边的城市

  • 学习几何和练习基本的素描

  • 练习古筝

  • 七里坪小论文


丢失智能机之歌

丢了智能机之后,好自由,

走路的时候可以感受风和天空,今天枝头还有几片绿叶

静坐的时候可以观察纸张的纹理和沉醉在书里

吃饭的时候悄悄的听邻座的情侣谈事情,

偷偷比较两个人的智力和感情


不用微信了之后好自由,

不会在无聊的时候胡言乱语,张贴肖像

出门游玩才真的是眼观耳闻

私人领域不受公共侵犯

工作和生活不会混乱


可是我虽然愿意不用它

但是却不想失去大家

没有和我一起散步的你是否低头在收表情

和我一起出游的你是否只是在镜头里看到我的笑容

而我的群体,你们认识的我是一堆二维码还是我的表情

据说还有一种功能叫做屏蔽

那,你是将我杀死,从你心里

还有那些我不认识...

虚无与实在

咦。

本来想写的是无论如何都是自我保全的孤独人生,

但是对话、接触、给予、接受、交流这些温暖的幻觉却可以在这个当下让我深深的羞愧

想要什么,要做什么样的人,从长远来说不过都是引向终点的虚无

一日一日的生活其实本身没有目的性,因为若是说目的,目的难道不是绝对自我的消亡?

其意义本身就是瞬间,而生命本质是瞬间、记忆和幻想。

哎。

二重梦 2014/12/22

昨天讲完弗洛伊德开始,好久以来一直困惑的“失梦”状态就突然的消失了

既今天中午的梦之后,刚才小盹时候的梦更加清晰和难以理解,

梦里我和目前最爱的姑娘一起从一教往外走,眼前是一对美丽的男女,好像认识,他们在打闹,转过弯,他俩,笑倒在马路牙子的草坪上,

我对他们打了个招呼,他们依然沉醉在笑里,于是和姑娘走过他们继续往前走,走过之后,姑娘对我说,就是他们呀。

突然间,后面的男生突然迟疑着叫了一声,冷温?(这是一个漏掉的细节,并不是姑娘的本名,而且我也记不得这个名字了)

姑娘也楞了一下,几乎分不清谁先谁后,姑娘和男生开始狂奔,而且男生开始癫痫一般的不断的重复姑娘的名字,冷温,是我,等我,你别...

爱者

如果我肯坦率的面对我自己的话,

其实不难概括激起过我强烈的感情的人

他们的特征

第一个心动的男孩是因为颜

第二个心动的男孩是因为身形

第二个或许还包括女孩,在那个年龄里我并没有清晰的性别之分

至少两者给予我的痛苦几乎是同一水平的

第三个心动的男生是因为他的柔软和温暖,我只爱他很少的一部分

第四个心动的男人是因为他灵魂的韵律,这一次比前面都强烈许多倍,直接性的冲开了我的心灵,是比其他一切知识的启蒙都来的强烈的启蒙

第五个心动的男人是因为他的灵魂炽热以及他向外逸散的温度,这也是我现在久久不能忘怀的一个,那种思念已经很深,又或者不是一种思念,而是一种新的渴望

幸运而可惜的是,我和...

2014/12/9 11:01

我是什么?

我是一个生灵,

对我来说唯一存在的就是我的生命,

而给予生命的是光,

不仅仅是太阳


我要,我要像一株植物,

在黑暗中蕴藏、吸收精气、萌发,

在春天里安静的生长,积蓄美,

在夏天里狂野的生长,绽放美,

在秋天里潺缓的生长,结合,孕育美,

在冬天里,怎么样呢,好难 呀,我不知道。


我要亭亭素洁枝叶、也要勃发妖冶的花朵、也祈求着饱满圆润的果实,

却还不懂得什么是枯萎和凋谢

我要生命。


我要一支和我相伴而生的生命,

通过他我看见更耀眼的光芒,和更遒劲的生命,

他是光,但不是全部,通过他我看到更远,

天和地在我们中间将会结合。

1 / 4

© 青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