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自己窝在我的小世界里,体悟生老病死,世态人生

2014/10/26

一场读书会,一晚课程,整个人在自我怀疑的边缘又走了一遭。

这些人,这些讲法不断的在刷新我自己,不断的发现我本身存在的极端倾向:

卢梭,告诉我的属于个人的自由和判断,在一周的时间里脑海里一直在回响着“有能力如动物一般的独立的生存状态是自由的基础”,自然引发了我对于对于独立思考的重要性的认可;

托克维尔告诉我沉湎于思考是不足够的,社会事务应该是你思考和判据的来源,而且在参与和观察的过程中,价值判断可以完全后于对于事实的观察(这也是对于观察者的基本要求),因为价值判断随着主体的不同可能有全然不同的结果;

涂尔干的话语,如同惊雷劈向了我,我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身上那个自我...

评论

© 青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