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自己窝在我的小世界里,体悟生老病死,世态人生

2014/11/16

啪,

微尘顺着阳光从高高的天顶泄露下来,一条光路就像是某种指引。

他拍拍手上的灰尘,走进去,余光里瞥见那个绣满花的钟面,他有点惊讶这个钟已经如此老朽了,记得他母亲当年绣花的时候他还满屋子撒泼,而钟面挂起来的时候,他还需要抬头才能望见,那个白色的钟框的在阳光下总会有一闪而过的光芒。

接下来的半天里面,他收拾了这个顶楼的房子,它变得和小时候有点像了,那感觉大概跟他自己在这里照镜子的感觉有点类似:两层高客厅一打扫干净就明亮十足,窗外正对着青绿的山脉,只可惜面前长满了房子,上面也是,有一点疮疤的感觉,他瘪了瘪嘴;三个小卧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其实这栋楼也几乎空无一人了;只有顶楼的小花园比起从前,那些无人照料的植物反而更加繁茂了,三角梅长出了花坛几乎占据了整个天台的一半,月季花垂下去那样子坠落的什么东西,兰花也不再是规规整整而是和野草交杂在一起,甚至已经有一颗不小的柿子树了,真让人感到时间不短了。


他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但是又不太愿意多想,这个屋子从他很小就在他脑子里了,而现在他回来,脑子里的回忆就好像不满足于脑壳那点点小小的空间全部都撒泼似的奔涌出来,把这里的每一处占为己有。他晃了晃脑子,好像听到厨房里的呼喊声,于是他扶着酸痛的老腰一步一步的走下楼去,那个楼梯当年是镂空的很是新潮如今却有点危险的意味。


不过他好像也不怎么担心,毕竟他只是要在这里度过他最后一点时光而已,早一点晚一点好像并不能带来什么差别,他想,无论怎么样我是完成这个圈了。

评论

© 青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