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自己窝在我的小世界里,体悟生老病死,世态人生

二重梦 2014/12/22

昨天讲完弗洛伊德开始,好久以来一直困惑的“失梦”状态就突然的消失了

既今天中午的梦之后,刚才小盹时候的梦更加清晰和难以理解,

梦里我和目前最爱的姑娘一起从一教往外走,眼前是一对美丽的男女,好像认识,他们在打闹,转过弯,他俩,笑倒在马路牙子的草坪上,

我对他们打了个招呼,他们依然沉醉在笑里,于是和姑娘走过他们继续往前走,走过之后,姑娘对我说,就是他们呀。

突然间,后面的男生突然迟疑着叫了一声,冷温?(这是一个漏掉的细节,并不是姑娘的本名,而且我也记不得这个名字了)

姑娘也楞了一下,几乎分不清谁先谁后,姑娘和男生开始狂奔,而且男生开始癫痫一般的不断的重复姑娘的名字,冷温,是我,等我,你别跑(我被姑娘拉着狂奔,只觉得男生可能是认识她,或者以某种形式迷恋她,这种形式必然是和相貌无关,而很有可能与声音有关的)

这个男生的追逐莫名的让我很紧张,于是在穿过文史楼群的时候,我开始给姑娘指路要往逸夫二楼跑,大概是因为我想要去办公室就安全了(这种逃亡在梦里面不是特别稀有的,而且是一种对未知结果的恐惧)

跑到理教门口的时候,后面的男女突然开始非常琼瑶的纠缠,大概是女生追上男生了,于是一副痴缠的让他冷静,不要走

撑着这个机会,我又拉着姑娘加快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远

男生被女生抱着腿,他突然发现我们走远了,突然加足马力朝我们冲过来,那速度在那个世界里,相对我们的蜗牛速度几乎是汽车的速度

但是,我们就要进楼了,我抱着一线希望拖着姑娘冲

在进门,打帘子的一瞬间,突然间那个男生变成一个老太太,大概也是很琼瑶(很雪姨)的在我们后面追我的姑娘,这一次大概是她儿子又被姑娘怎么着了吧,那个女孩还是跟着她,


一进门,我把姑娘推走了,或者是我突然变成了那个姑娘,反正就是只剩我一个人,老女人逼过来,我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然后冲下了一个在真实空间中不存在的楼梯,

然后我的视角变成了老女人的视角(或者是同一视角),然后就没有自我的形象了,只剩下听觉,是非常像我奶奶声音和说话节奏的人声在念,当时我只知道我很不想听,而且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于是努力醒了过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醒过来之后我就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睡觉

但是周围在放pop音乐,

面前还坐了个外国小哥

然后我的桌子面对的方向也跟睡之前的不同,

于是我又竭力醒过来,

但是这次很困难,我试图动身体但是动不了(意识虽然恢复,但是支配肌肉的神经末梢还没有恢复反应)

这时候,脑子里突然bi的一声

就醒过来

是我的电脑自动关机在耳机里面激起的电流声帮我醒了过来


这种梦,是否有可能是因为知道无意识理论,于是意识中的意识(我觉得意识也有可能是有层次)开始试图去收集无意识的材料了

从一方面,让我开始相信心理事实的决定作用是强的



评论

© 青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