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自己窝在我的小世界里,体悟生老病死,世态人生

Endless—记第一次捶朴会

Script: 方法论:文化、城市和可读性
第一感:了解的越多,谦逊越多。

一个半小时的朗读与交流不过才给这篇文章开了一个头。话题从最初的由生活经验谈城市的可读性一路狂奔到后现代主义的科学和艺术性(嗯,这是我的理解),格儿和深度也早就已经不断攀升。

城市,是我们这些都市人赖以生息的生命容器,包含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认识它、读懂它是生活需要也是本能和趣味,然而对于学者,这种认识不能简单的停留在个人认知上,总要去达到一种更高的目的,无论是描述性的还是分析性的,甚至一定程度上的实用性。

我们的读取到底是向心的—展示一种具有概括能力的和预测能力的结论或者模型,抑或是本文作者所提到的离心性的—一种城市的物质现象和物质想像的媾合,是本次最核心的论题。

参与讨论的多是城市相关专业的同学,但思想的丰富性在一次展现出来。科学和艺术的二元对立实际是以不同比列的混合出现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坚信科学原则的一面告诉我们,读取是可能存在的,一些结构上的东西,现象可以被认知;而艺术则告诉我们,一切只是不完全的经验汇总的隐喻,永远不存在绝对的现实,最强烈的艺术则会声明:我只追求美不追求真。

而最有意思的是聊到城市规划的有用性时,一位同学所理解的,城市规划无谓对错只是人类对于未来的一种预知和控制,这本身也就是一种进化的体现。自然这引发了大家对于只求产生影响而不控制影响的批判。

对于城市的身体性,我的理解在于:除了形态上的相似,还有本质逻辑上的安排,人类的进化早就不再是基因层面甚至是个体层面上的进化,而是群体层面,也就是社会层面的进步,从这个角度上城市可以说是这个人类进化的载体,进化的身体。形态上的类似很可能是人在构筑一个外在的身体时从本身进行借用和模仿。

对于城市规划,我自己本身也就是矛盾的,作为一个存在的活的个体,我是人本主义的,我认为自己的需要应该被满足,推己及人,每一个个体的需要被照料是完美状态。然而从城市-身体的角度,我必须认识到城市的分工正如身体器官的分工,必定有高高在上的中枢和踏踏实实的四肢,甚至有在必需时被割舍掉的退化部分—如阑尾。

我倒很感激这种矛盾,因为问题将会是永远的结束语,唯有这样我们方可进步

评论

© 青歌 | Powered by LOFTER